酒店月饼利益链调查:标价三五百元的月饼,到底值多少钱?

2018-09-20 15:12:29

 距离中秋越来越近,许多单位采购部门的员工都收到了推销月饼的消息,电话、短信、微信、QQ轮番轰炸。更有甚者,有酒店的供应商大倒苦水,“酒店厨房威胁我们,如果不买他们的月饼券,以后供应商的收货就有问题。”

昨天,微信上还曝出一张“2018年月饼价格清单”,让不少市民直呼“大开眼界”:票面价数百元的酒店月饼最低55元起,有的酒店放出了低至2折的抄底价!

 

那么,标价三五百元的月饼,到底值多少钱?

 

酒店月饼利益链调查:标价三五百元的月饼,到底值多少钱?

 

价格很混乱

网上惊曝“月饼价格清单”

298元的月饼票,60元就能买到

“线上线下比对价格实在头痛。来这看看吧,宁波当地知名酒店月饼都在这,月饼中的劳斯莱斯,卖出奇瑞QQ的价格!”昨天一早,有网民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则开卖月饼的消息,并下载了一张“2018月饼价格清单” 。

在这张“价格清单”上看到,甬城大部分知名酒店的月饼都榜上有名,折扣从2折到8.3折不等。有些特别注明“全国通提”、“全国免费配送”、“特别五星推荐”、“数量少”等字眼。

柏悦酒店的四款月饼,其中“品悦礼盒”票面价268元优惠价68元,“享悦礼盒”票面价398元优惠价90元,“尊享礼盒”票面价598元优惠价168元,“豪悦礼盒”票面价698元优惠价298元。

香格里拉酒店的“礼月”票面价258元优惠价70元,“祥月”票面价318元优惠价88元,“甬月”票面价398元优惠价158元。

索菲特酒店品名为“万月”的月饼票面价258元优惠价55元,“鸿月”票面价298元优惠价68元,“秋月”票面价398元优惠价98元,“尊月”票面价598元优惠价160元。

威斯汀酒店的“喜月”票面价228元优惠价65元,“明月”票面价358元优惠价118元。

泛太平洋酒店“海天缘月”票面价298元优惠价只要60元,“海天夕月”票面价398元优惠价90元。

经疏理发现,这些酒店的月饼票面价最低至2折。

 

“你这个优惠价格是酒店开出或允许的吗?”

“这个是公开的价格,是酒店默认的,但你们去酒店拿是要不到的,我们因为量大才要得到。”昨天,小编联系上了月饼清单的“流出方”,这位工作人员表示,这个票面价与优惠价其实是公开的秘密。

 

酒店月饼利益链调查:标价三五百元的月饼,到底值多少钱?

 

多数非“亲生”

酒店月饼很多是“贴牌货”

价格根据包装和酒店星级而不同

“星级酒店给人的信任度高,月饼包装盒也非常精致。尽管价格贵一些,我还是每年从酒店订购月饼送客户。今年无意中看到月饼礼盒后面标注着,月饼并非酒店生产,而是贴牌的,真是有点意外。”在银行工作的市民林女士坦言,看到自己花“高价”买的月饼是“贴牌货”,心里有点小失望。

其实,宁波酒店月饼多数代加工的现象,在行业内也是公开的秘密。

在一盒泛太平洋酒店票面价为298元的“海天缘月”礼盒背面看到,月饼生产受委托单位为“宁波思味特食品有限公司”,上面还留了具体的厂家地址和联系电话。

根据上面的电话记者打过去,一位工作人员接听。

“你要买月饼吗?思味特是我们专门的代加工品牌,这些代加工的月饼是不能直接在厂家买的,要买的话我们有自己品牌的月饼。”

“那酒店来买你们的月饼,价格怎么样?”记者假装有朋友在酒店工作,需要代加工一定数量的月饼。

“我们只给酒店提供月饼,包装是他们自行包的。月饼的价格能有多高?你懂的。”该工作人员说。

从宁波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食品厂负责人处了解到,除了南苑之外,宁波大部分酒店的月饼都是代工厂生产的,除了本地的代工厂,还有些酒店会找广州那边的代工厂生产,一个酒店不同口味的月饼有时会选择在不同的代工厂生产。

“做月饼需要大量的人力和场地,酒店不可能为了生产月饼而花大价购买专门的设备。一般情况下,月饼生产企业卖给酒店都只赚点代工费,一盒月饼成本根据原料的不同,成本也不同,基本四五十元差不多了。食品厂远远不及酒店销售月饼所赚的利润,但是酒店的月饼虽然票面价值高,多是打折卖的。”食品厂这位负责人说。

有业内人士表示,打上酒店的logo后,从统一食品厂出来的月饼“身价”立马飙升,而且同样的月饼,在不同星级的酒店出售价格也不同。“现在的月饼礼盒做得越来越漂亮,月饼的包装越来越精美,甚至月饼的形状设计也越来越用心思。

很多人在购买月饼礼盒的时候,关注的主要不是味道,而是包装是否高端、大气、上档次,购买月饼主要考虑的也不是送礼时对方是否会觉得好吃,而是自己是否显得有面子。因此现在月饼消费,满足的主要是人情需求,消费的是月饼的节日属性。渐渐的市场也不再以味道计价,而开始以月饼盒的精美程度计价。

酒店月饼利益链调查:标价三五百元的月饼,到底值多少钱?

 

吐槽“被摊派”

花了90多万摊派来的月饼票

折价卖给黄牛,亏了23万

甬城的月饼大战可以说是硝烟弥漫。在调查中发现,另外一种不健康的月饼营销大战也已在各大星级酒店全面打响。

除了向员工下达营销任务,这几年,宁波酒店陆续出现向供应商强行摊派的情况。近日,做酒店厨房原材料供应的梁先生找到金报记者,大倒苦水。

“月饼一开始是酒店自己饼房做的,纯手工,销售也是正常渠道。大概2002年开始,饼房自己做的手工月饼来不及供应庞大的市场需求,改用工厂规模生产,由于数量巨大,分派给酒店各部门销售。而酒店的职能部门没有销售渠道,只好摊派给供应商。”

“酒店月饼只有少部分通过自己销售,绝大部分通过票贩商和摊派供应商完成,所有酒店供应商都要承担摊派份额。不仅如此,酒店给予票贩商的价格和给供应商的价格还不一样,这是让我最不能接受的。”梁先生很是感慨,宁波三四十家酒店,今年一共强行摊派了给他3000张月饼票,最多的塞给他近千张,最少的也有三四十张。在他供货的酒店里,只有一两家没有摊派给他。

他算了一笔账:一般酒店按照供货比例来,如供货100万,按销售额的2-6个点,也就是说,一年100万的采购额,就要摊派2-6万的月饼券。摊派价格则一般是票面价的5折到原价之间。“宁波一些大型的票贩商会在中秋前3-4个月与酒店达成包销协议,单盒包销价格比采购成本略高5-10元,而摊派给我们的价格远高于票贩子售出的流通价格。”

举例:宁波某知名五星级酒店268元的月饼礼盒券,市面流通价在55元左右(约2.1折),他以100元(约3.7折)的价格购买了250张,然后以45元(约1.7折)的价格卖给了票贩子,一来一去合计亏损13750元。

“这么多票拿来送人也不现实啊!只能抓紧折价卖给黄牛,如果卖不掉,就全砸在自己手里了。目前我花了90多万摊派来的月饼票,折价卖给黄牛后,已经亏了23万。”

“本来生意就不好做,利润很薄,再从账款里扣钱,我们很多供应商都苦不堪言。”梁先生说。

在和梁先生交流的间隙,甬城一五星级酒店厨师长打来电话:“你告诉我,你能买多少钱月饼?厨房卖月饼任务很重,你给我买5000元至少,不然明天就退你公司的货。”

“曾经有厨师通过卖月饼票发现有些供应商很听话,随意压榨,而有些供应商发现厨师通过卖月饼票赚钱,就投其所好,输送利益给厨师,逐渐形成习惯,而供应商则通过在送货时以次充好,或少数量的方式赚取不当利益。”梁先生者爆料。

他还展示了几份另一酒店发给他的扣款函,这些扣款函就是强行摊派月饼的钱。

“有些酒店明知强行摊派不合理、不合法,就强迫供应商签订《自愿购买承诺书》,签字画押按手印。摊派者仗着他们手中的权力,年复一年地向摊派对象下命令。酒店如此做,损害的最终是自身的健康和长远发展。”梁先生说。

酒店月饼利益链调查:标价三五百元的月饼,到底值多少钱?

 

月饼证券化

“券多饼少”成市场潜规则

空转也能赚钱,导致价格混乱

采访中了解到,月饼票还存在一种情况,即月饼票多于相应的月饼实物,即“券比饼多”“月饼超发”,这是月饼市场存在的潜规则。

“月饼票空转现象,有点类似期货,基本上是厂家-购买人-厂家,或者是厂家-购买单位-购买单位职工-厂家。这个现象产生好多年了。”

之前有个被戏称为月饼证券化的事件——简单复述就是,月饼厂商印了一张100元的月饼券,以65元卖给了经销商,经销商以80元一张卖给了消费者A,消费者A将月饼票送给了B,B以40元一张卖给了黄牛,厂商最后以50元一张向黄牛收购。你看,没有生产月饼,厂商赚了15元,经销商赚了15元,A送了人情,B赚了40元,黄牛赚了10元。这就是月饼的证券化。

“很多普通市民手中的月饼票过期了就放弃了,但是黄牛手中的月饼票,却有不少是酒店进行回购的。为什么?利益的共赢,是双方多年来逐步形成的共识,就像托,这种托一般是几个固定的人,是一个组织体系下的。”业内人士说,“当只印不生产,也能赚钱,甚至比生产赚钱快得多,这种无序竞争带来的后果就是月饼市场的价格混战。”

不过,有意思的是,这种由酒店“炮制”而出现的月饼票空转现象,也让一些酒家感觉头大。“养大了‘黄牛’,反而受制于‘黄牛’。渠道在他们手上,就得受制于他们。他们开出的价格低于我们的团购价,也扰乱了我们的正常销售。”宁波南苑食品公司一位相关负责人说,竞争越来越激烈,月饼票的证券化把市场搞乱了。

 

1对1酒店管理运营指导与改进方案
  • 酒店:
  • 姓名:
  • 手机:


  •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